茂德公集團,誕生于一九九八年,以“積小善,成茂德”為核心價值觀,以“挖掘優秀傳統文化,發展休閑文旅產業,增強生活幸福感”為使命,長期專注休閑文旅、休閑食品、地產、教育、飲食等產業及主題節慶,培育了茂德公、諸葛釀、樟樹灣、足榮村、德基金等知名品牌,立志成長為休閑文旅產業的標桿企業。

積小善,成茂德

  • 核心價值觀:積小善,成茂德
  • 使命:挖掘優秀傳統文化,發展休閑文旅產業,增強生活幸福感
  • 品牌定位:幸福生活的踐行者
  • 品牌個性:溫暖、創新、堅定、不凡
  • 人才理念:德才兼備,以德為先
  • 愿景:成為休閑文旅產業的標桿企業

廣東茂德公集團是一家有20年發展歷史的綜合性集團公司,董事長陳宇先生于1998年下海創業,2002年注冊成立廣東樟樹灣經濟發展有限公司,是廣東茂德公集團的前身,2013廣東茂德公集團正式注冊成立。

茂德公集團董事長陳宇先生將爺爺的名字陳茂德作為企業的名稱,時刻提醒自己對待企業的品牌就像對待自己的爺爺一樣,不僅如此,茂德公集團還傳承了董事長爺爺陳茂德的誠信、老實、樸素的品德,始終堅持“積小善,成茂德”為企業核心價值觀。

在企業發展壯大的同時也不忘飲水思源、回饋家鄉,十幾年來茂德公集團投資到家鄉雷州和足榮村的資金達十幾億元,樟樹灣房地產、樟樹灣大酒店、茂德公鼓城及茂德公大觀園的建設與發展,為雷州的發展及雷州文化的傳承帶來翻天覆地的變化。

茂德公集團本著“有益家鄉發展的事多做一點”在家鄉投資建廠,不僅為村里的父老鄉親提供就業機會,還能讓他們在工作的同時能很好的照顧一家老小和家里的農活。茂德公集團不僅回饋家鄉還回饋社會,一直以來身體力行各種公益和慈善事業,并向公益和慈善活動捐資助款。2011成立“德基金”,集團每年投入200萬進行貧困邊遠山區小學的藝術支教,以幫助更多山區小孩。

近年來,茂德公集團更致力于發展休閑文旅產業,不僅以雷州鼓文化為載體建起國家AAAA景區——茂德公古城度假區,充分挖掘國內各地優秀傳統文化,創辦足榮村方言電影節、足榮村手作節等,鼓勵并號召大家傳承和保護方言文化、傳統手作等,自覺擔當起一個企業的社會責任。

茂德公集團厚積薄發,品牌影響力持續增強,茂德公集團先后被評為廣東省優秀企業、廣東省首屆最具社會責任感企業、廣東省誠信示范企業的榮譽。茂德公香辣醬生產基地先后獲得湛江市安全生產建設示范單位、全國消費者放心環保健康品牌食品、湛江市名牌產品。

茂德公集團將繼續挖掘優秀傳統文化,發展休閑文旅產業,增強生活幸福感。

儒商陳宇的智慧人生路
“ 走?回家 ”:千山萬水擋不住的“ 鄉情 ”

記者:事業初成,您就選擇了回鄉投資辦廠,帶動家鄉發展,十幾年來,您如同銜春泥壘巢的燕子,想方設法把“身在他鄉,心在故鄉”的鄉愁變成身心能回歸的現實。您是個心懷故鄉的人,請問促使您作出這個選擇的初衷是什么?您的恒心,堅持又來自哪里?

陳宇:2004年,我經營銷售“諸葛釀”大獲成功、攢下人生的第一桶金之后,回去為家鄉做點什么的念頭就再也無法抑制,放棄了在廣州、深圳等繁華的大都市投資發展,決然選擇了回到家鄉發展。要說到當初作出這樣選擇的初衷,其實也沒想太多,絕對是沒想著要賺錢,就是一個很簡單的念頭,想立刻回來為家鄉做點什么。其實,我在2002年實現財務自由的時候,回鄉的第一件事就是把足榮村停了13年的獎學金恢復,并且將諸葛釀的后期包裝遷回家鄉足榮村,辦廠幫助解決家鄉的就業問題。

2004年,我在足榮村投資600萬元,建成茂德公食品生產基地,借助雷州當地盛產辣椒的資源優勢,開始研發茂德公香辣醬,為當地500多人解決了就業問題,從那時起,我就發出了“有益家鄉發展的事多做一點”的口號。此后,以雷州鼓文化為主題的溫泉度假酒店——樟樹灣大酒店、國家級4A景區茂德公鼓城旅游度假區、已經在建的茂德公大觀園相繼出現,我把事業根牢牢地“扎”在了故鄉雷州。

2015年,我帶著團隊,從廣州茂德公草堂徒步550公里、歷時23天走回足榮村。這場沿途灑滿了汗水的“走?回家”徒步運動,是茂德公集團正式回歸雷州的十一周年紀念,其實,又何嘗不是我歸鄉發展11年的見證呢?

最感性的決定:要給雷州一個自信

記者:這些年,你在雷州建酒店、興民宿、造古城、創方言電影節、修繕雷祖祠、保護雷劇、掀起鄉村支教……知名度已是家喻戶曉,更是粵西一張名片了。今天的它們可否承載得了您的鄉愁?如果還不夠,您心目中的故鄉還應該是怎么樣的?

陳宇:我是文科生,骨子里的文科生感性浪漫的本質,讓我做出了在世人眼中看上去很傻的決定:回雷州發展。當時的雷州,連一條好一點的路都沒有,經濟發展、基礎建設、村風等方面都很落后。多數人都勸我,想為家鄉做點事,捐錢搞搞基礎建設、做公益也一樣,不一定要回去發展,條件太差,發展起來太艱難啦!但我堅持自己的決定,總要有一個“傻人”為家鄉做點事。我就想讓別人知道,雷州不僅僅只有一種顏色,雷州的天是藍的,土是紅的;就想給別人做一個榜樣,在雷州做事,也是可以成功的。

在雷州建酒店、建古城、投資房地產,挖掘雷州的歷史文化,林林總總,都只是為了恢復雷州的文化自信。不僅僅是重塑外人對雷州的信心,最重要的是要恢復雷州人對雷州的自信。我計劃在茂德公古城舉辦中國大戲節,邀請全國有名戲種如京劇、越劇等來當地交流,把茂德公大戲樓打造成中國大戲傳承中心,讓其他人認識雷州;我在雷州的產業,如樟樹灣大酒店,里面的多數建材,都是用雷州的東西建造的,雷州的磚石、雷州特有的擺設、雷州的鼓文化,我想讓所有人知道,用雷州的東西建出來的酒店,也可以這么美。我希望用我以及我的團隊的力量來影響雷州、改變雷州,給雷州一點自信,哪怕只有一點點也好。

最感性的決定:要給雷州一個自信

記者:這些年,你在雷州建酒店、興民宿、造古城、創方言電影節、修繕雷祖祠、保護雷劇、掀起鄉村支教……知名度已是家喻戶曉,更是粵西一張名片了。今天的它們可否承載得了您的鄉愁?如果還不夠,您心目中的故鄉還應該是怎么樣的?

陳宇:我是文科生,骨子里的文科生感性浪漫的本質,讓我做出了在世人眼中看上去很傻的決定:回雷州發展。當時的雷州,連一條好一點的路都沒有,經濟發展、基礎建設、村風等方面都很落后。多數人都勸我,想為家鄉做點事,捐錢搞搞基礎建設、做公益也一樣,不一定要回去發展,條件太差,發展起來太艱難啦!但我堅持自己的決定,總要有一個“傻人”為家鄉做點事。我就想讓別人知道,雷州不僅僅只有一種顏色,雷州的天是藍的,土是紅的;就想給別人做一個榜樣,在雷州做事,也是可以成功的。

在雷州建酒店、建古城、投資房地產,挖掘雷州的歷史文化,林林總總,都只是為了恢復雷州的文化自信。不僅僅是重塑外人對雷州的信心,最重要的是要恢復雷州人對雷州的自信。我計劃在茂德公古城舉辦中國大戲節,邀請全國有名戲種如京劇、越劇等來當地交流,把茂德公大戲樓打造成中國大戲傳承中心,讓其他人認識雷州;我在雷州的產業,如樟樹灣大酒店,里面的多數建材,都是用雷州的東西建造的,雷州的磚石、雷州特有的擺設、雷州的鼓文化,我想讓所有人知道,用雷州的東西建出來的酒店,也可以這么美。我希望用我以及我的團隊的力量來影響雷州、改變雷州,給雷州一點自信,哪怕只有一點點也好。

最理性的規劃:陳宇的“六個一”

記者:從承載鄉愁的故鄉到振興鄉村之路,從心懷家鄉到振興鄉村,您在鄉村基礎建設上下了不少功夫,接下來有沒有進一步的鄉村建設框架?

陳宇:一個酒店、一個古城、一個濱海游、一個生態村、一個房地產、一個祖祠,這就是我心目中想在雷州建成的“六個一”。來到雷州,要有個好點的酒店住吧?于是樟樹灣大酒店就出現了;來到雷州,總要有個游玩購物的地方吧?于是茂德公鼓城旅游度假區出現了;來到雷州,怎么能少了最原汁原味的自然村?于是足榮生態村改建成了;也許會有人發現雷州的好,想在這定居呢?所以怎么能沒有房地產?于是我開發出了住宅地產半島首府;美中不足的是,在“六個一”規劃中的雷州祖祠和濱海游計劃,由于各方面原因,幾度擱置,至今仍然未得到完滿的解決,這也是我感到遺憾的事情。

在我的“六個一”規劃里,雷祖祠是核心所在。因為祖祠是一個地方的魂,一個讓世人感受雷州歷史文化的關鍵。我的想法是,用文化旅游產業帶動雷州發展。我認為,未來鄉村振興的關鍵是文化旅游產業,以產業帶動,以文化振興,在保護和挖掘鄉村文化,阻止鄉村文化消亡的同時,促進鄉村發展。

最堅定的堅持:竭力打造一個未來新農村的范本

記者:您用了十幾年的堅持,踐行當初一個感性的決定。你想給我們看到什么?

陳宇:從承載鄉愁的故鄉到振興鄉村之路,從心懷故鄉到振興鄉村,對于鄉村振興的發展問題,我在摸索,也在實踐。如果說我要給大家看到一個什么樣的“范本”,那就是我們國家正大力推廣“振興鄉村”的號召。不同的是,我已經小試牛刀初具規模。我的家鄉雷州足榮村是我夢想實現的依托,近年來以“茂德公大觀園”為基地,大力發展鄉村生態文化旅游,原本廢棄的村小,也被改建修飾成一個集圖書館、咖啡廳、手工坊、青年旅社于一體的處所。我這些年來在鄉村基礎建設上投入一千多萬元,改善村容村貌。但我認為,實現鄉村振興,要做的不止這些,還是首重教育。所以我在足榮村改建了昌公書局,免費對外開放。圖書館共有五間,收藏有文學、歷史、經濟、政治等各類書籍上萬冊。為村小招募志愿者支教,改善師資力量;創立“德基金”,影響鄉村藝 術教育環境等等。我的理念是每家每戶出一個大學生,以此改善家庭經濟環境,帶動一家脫貧。

記者:鄉村振興絕不能只是停留在空喊口號上,這些年你都做了哪些努力?有成效么?

陳宇:鄉村建設要力求達到“四元素” ,即:凈、靜、敬、競。具體內涵為,一要干凈,即衛生整潔;二要安靜,這并非指安靜無聲,而是一種脫離喧囂,靜謐的氛圍;三要互敬,互相敬重、和諧相處;四要競爭,這是一種充滿活力的良心競爭、一種動力。在村風建設方面,我策劃了“美村行動”、“美麗村風訪談路”等活動。一個鄉村的過去是祠堂,這是鄉村的根;未來是教育,教育會給予鄉村未來發展更多的可能性;而鄉村的現在就是產業。沒有產業振興的鄉村,只是一個偽命題,鄉村的振興不只是村容村貌的改善,更要有產業支持,帶動經濟發展,讓本地青壯年回歸鄉村、發展鄉村、壯大鄉村,這才是鄉村振興的關鍵所在。

時下鄉村振興是大勢,閉門造車對于新農村建設是不可取的。對此,早在2014年,我就開展了“美麗村風訪談路”活動,在全中國走了7個月,走訪100多條村子;以足榮村為鄉村聯盟發展試點,與大理佛堂村結對,互相借鑒、聯動。只有一個集團做這件事情,太吃力了,要鼓勵有作為的龍頭企業振興鄉村,鼓勵有條件的鄉村聯盟起來,要和其他省市的特色村結對,互相學習、共同發展。以前,走這一條沒人愿意走的路,最痛苦的是沒人給你鼓鼓勁,反而多的是喝倒彩、設障礙的。現在,我明白了,只為自己做的事情負責就好,要堅定自己的目標,不要管別人怎么看怎么說。所謂十年飲冰,熱血難涼,我十多年來始終不忘初心,一步步按著節奏按著規劃走,我想讓雷州變得更美好。事實上,也確實如此。

記者:回鄉這么多年的實踐,您認為鄉村振興除了要有產業帶動,還有什么元素必不可少?

陳宇:今年我在省政協十二屆一次會議經濟、農業界委員聯組討論會上提到,我回到家鄉雷州的農村投資,這十幾年來感覺到最難的問題是人。在農村的工程項目所招的電工,給多點錢都不愿意住在村里,寧可住在鎮上。我建議政府牽頭成立鄉村振興人才獎補基金,資金來源包括各級政府,也面向社會募集。獎補投放方向主要在組織人員外出參觀學習鄉建經驗。同時,參考對邊遠山區鄉村教師的補助政策,按一定比例獎勵回流農村的建設者,讓懂農業、愛農村、愛農民的人才隊伍扎下來。

河南快三开奖查询今天